戴面罩的嫌疑人

发布于 作者: & 分类: 个人.

 思想的城市 之二

 

640-55

(斯德哥尔摩市。蓝后门和苏德曼(Stockholm City. Långholmen and Södermalm)

蓝后门是斯德哥尔摩中央的一个绿岛,由经蓝后门小桥来往苏德曼,由华斯特大桥连接苏德曼和孔硕门。岛上大片的绿地,树林,小路,沙滩和公园,是散步,野炊和游泳的最好去处。这群建筑面河的沙滩,夏天常常人满为乐。

谁住在这些美丽的建筑里?五彩滨纷,围成方阵,像城中之城。

你一定不会猜到,这个美丽的绿岛,在一九七五年前,是斯德哥尔摩最大的有五百个迷你监室的中央监狱所在地。你更不会想到,一九八九年以后,破烂的蓝后门监狱,被改造成了拥有一百一十二间微型房间的饭店和便利住所(Hostel )。过去监狱医院,成了如今的餐厅和酒馆。蓝后门监狱便利店,就位于上图的左上部,在通向华斯特大桥道路的左边。

640-56

(图片来自蓝后门便利饭店网站)

蓝后门监狱酒店,是一个连锁便利饭店之一。便利饭店(hostel),一般是为比如学生,工人或旅行者那样的特定人群提供食宿方便的小店,条件一般,价格便宜。

但蓝后门可不一样。从它时尚的设计,装修质量,管理水平,工作人员素质和服务水准,都是同类店中之最,价格也不菲。你怎么都不会把每晚一百八十几欧的“便利饭店”和肮脏,阴暗潮湿的监狱联系在一起!

640-57

(图片来自蓝后门便利饭店网站)

这个特殊的饭店,以巧妙的设计理念,保留了窄小监室作为小而全的简易住房。过去四点四六平米的标准监室里并没有单独的卫生间,而如今,两个监室中间的第三个,被一隔为二,正好变成左右两室各为二点二三平方米的洁净现代卫生间。

640-58

(图片为作者摄于二零一四年十月蓝后门监狱便利饭店)

改造,并没有将监狱的二百五十年历史抹去。在饭店/便利住所的设计中,多个监室的原样,包括木地板/门,铁铰链/门栓,家具,用具/餐具,囚犯和警员的服饰,甚至图右下方的小便器,都被留了下来,作为展示监狱及司法历史的博物馆的展物。

640-59

(图片为作者摄于二零一四年十月蓝后门监狱博物馆)

很快抓住我注意力的,却是博物馆墙上贴着的一张十分奇怪的照片。两位不知男女的人头上,罩着粗麻布做成的面罩。根据面罩款式和花纹的不同,大概可以断定左为女,右为男。这是两个出庭受审的嫌疑人,但为什么要给他们戴上面罩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在法庭上给嫌疑人使用面罩/面具。

640-60

(图片为作者摄于二零一四年十月蓝后门监狱博物馆)

通常,面罩/面具是人们在面对强权社会和阶层时隐藏自己面目及身份的伪装。它们要么同化自己,融入大众,要么凸显自己,和别人分开;要么面带假面具,伪装成“好人”或一般人,如狼披上羊皮,混入羊群,司机杀戟。总的说来,面具或假面具,是为了隐蔽自己的真实身份。历史上,宗教,艺术和娱乐都不断使用面具,来达到教化,传神和取乐的各种目的。

美国南北战争(内战)中三K党的面具,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三K党成员们,戴上面罩,隐去自己的身份,扩散种族主义的恐怖及右翼极端分子的嚣张。

640-61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最著名的面具,该是英国天主教复辟份子盖。法克斯。一六零五年十一月五日,他策划“火药计划”,意图炸毁英国议会,暗杀英国詹姆斯国王一世,竭力恢复天主在英国之势力。不幸计划破败,次年一月三十一日,他纵身跳下绞刑台,跌断自己脖子,避免了即将对他施行的肢体残害。英国每年的十一月五日,国人们在野外燃上冲天大火,焚烧以法克斯面孔制作的面具,已成为英国文化传统的部分。在这个节日里,清教的英国朝野嘲笑天主徒复辟的失败。更有趣的是,八十年代初,法克斯的面孔被英国漫画家大卫。罗易德借用在英国作家安伦。莫尔创作的 “复仇的复” (V For Vendetta)系列漫画作品里,从此,法克斯面具从负面意义演变成现代社会民众反暴君暴政的进步象征。

瑞典蓝后门监狱博物馆收藏的面罩照片,大概没有正负面的演变,也远没有法克斯面具那么有名,但是简单的粗布面罩背后,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文明进步历史。

640-62 (监狱三角形露天放风地。1975年空置后未被改造前的样子。图片来自网络)

在愚昧野蛮的时代,等级森严的社会,也在崇尚上帝完美, 误解上帝真爱的世界上,社会权威阶层往往通过处罚来维持秩序。自有史以来,各种处罚,监禁,酷刑和死刑就一直存在。犯法的人们,往往受到不同程度或极其残酷的体罚。

一五九四年*(见注解),瑞典王约翰三世对一个犯了杀人罪的十六岁男孩宣布了令人发指的惩处决定:首先砍去他的双手,然后用铁棍打断两根胫骨,再后胸骨和脊骨,最后砍去他的头颅。

仅烧死,就有多种花样。罪犯被判烧死,但如果他/她走运,有执行官同情,那他们可先被潮湿树枝的烟雾呛死,免受烈火煎熬。有的会先被吊死或砍头,然后身体再被焚烧。欧洲五到十五中世纪黑暗时期,对待“罪犯”所犯罪孽深痛恨之深重,似乎使用一种酷刑远不能解恨,而要对其身体及灵魂进行多种的折磨和摧残!

640-63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即便是轻微的精神羞辱,如早期将他们公羞于众,戴上颈手枷或脚枷,困在众人经过的闹市,让昏昏大众唾弃投石,较之监禁和肢体残害,虽也更加人道,但已被证明,对犯法者,以至于对要求秩序和道义的社会本身的危害依然是不可避免和低估的。

640-64
(图片来自微基百科)

就是受颈手和脚枷惩罚的犯罪者,也会常常遭受严重的精神崩溃,或变得悲观厌世,从而犯下更多罪孽。惩处的继续使用,导致了一个非法阶级的产生。这个阶级的产生,不仅继续着人类的残酷和痛苦,同时,还反过来给社会增加了不可估量的经济开支。

640-65
(图片来自微基百科)

世纪耳闻目睹自己的无情和残忍,人类良知慢慢苏醒。十七世纪五十年代到十八世纪八十年代西欧“启蒙运动”或“理性运动”的思想家,哲学家,倡导理性分析和人类个体价值。他们开始挑战愚昧而不科学的惩处观,根深蒂固,顽固不化的司法体系之权威,特别是挑战势力强大,无人敢质疑的天主教派替上帝行正道的思维方式。

在这一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社会的文化先驱和良知们在土房子里,咖啡馆和沙龙里,不断研究,讨论和宣讲。他们从新解释上帝的爱和意图,给予耐心容忍以新的价值,大力倡导和崇尚科学,研究社会科学以改革司法观念和对罪犯的改造方法。同时,他们强调对权威和宗教势力的观点和做法保持怀疑的必要。

一七六七年意大利启蒙运动思想家锲撒勒。巴卡利亚所著的“关于犯罪和惩处”,诅咒了肢体残害和死刑,认为夺取生命并不能达到夺取之目。它给世界经典传统犯罪学和惩罚及监狱管理学奠定下了理论和人权基础。

640-66
(Cesare Bonesana-Beccaria 图片来自微基百科)

要知道,在一八零零至一八六六这六十六年期间,瑞典是仅次西班牙的处决亚军,处决了六百四十四个罪犯。漫长的“启蒙运动”,终于在十九世纪中后期,给惩处制度和做法带来了实质改变。瑞典也随欧洲各国,逐渐取缔了种种酷刑和极刑。一八三九年以后, 瑞典取缔了焚烧刑法。二十多年后,废除了绞刑。

后期,欧洲逐渐开始废除死刑。而在一八六四年,瑞典处罚法典改革,死刑未被废除,但被严加控制。瑞典的死刑废除是一九一零年后;一九二一年正式废除了和平时期死罪,一九七三年正式废除了包括战犯在内的所有死罪。

然而,调查认为,死刑的废除,代之以长期和无期监禁,使得极端罪犯罪率下降。原因是,长期生活在监外困境和监内失去自由而绝望的人们,宁愿痛快地被砍头或枪决,也不愿意在监狱受到歧视,虐待和同犯侮辱欺负,更不愿意在因长期监禁失去和正常社会的联系及谋生技巧后,再度被扔回到持有偏见的冷酷人群里,再度滋生犯罪的成因。

640-67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佩。维尔汗。龙脊仁在他五十年的监狱生活中,四十年是在蓝后门监狱度过的。被释放的那天,伴送他出狱的牧师,惆怅而伤感地看着他两次跑回又被从大门仍开,内心深深被此情景触动,感叹一个过去“天天绝望地盼望不要再见到监狱”,如此强悍不驯的男人,在获得自由的时刻,却又要奔跑回剥夺了他四十年自由的地方。。。

在“启蒙运动”这段时期大量的研究,论文和文学作品中,我们感受到思想家,诗人和作家们对大众苦难的深刻理解,读到对罪犯内心感受的描写,渐渐明白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惩处观念,只会将人类推向无尽的深渊。

这些伟大的启蒙思想家的理想和愿望,文学家的天真与善良,慢慢改变了世俗和权威。我们对罪恶有了全新的认识,比如,单身女人没有丈夫,不再是罪犯;因饥饿偷盗,社会开始找解决的办法,而不是一味地惩处。他们致力于社会科学研究,教育和制定促使社会进步的政策和措施,使社会逐渐变得理性和宽容,艰难不舍地推动社会从根本上消除犯罪的根源。

640-68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瑞典人给尚未被证实有罪的嫌疑人戴上面罩,遮住相貌,正是为了避免嫌疑人一旦被宣布无罪后,身份相貌被暴露带来的负面影响。这种做法,是瑞典司法历史上,通用在一八四零至一九三五年间的嫌疑人权保护方法。它显示了人类靠近理想的微小但重要的尝试,是瑞典现在享受安定健康社会的文明细致程度的最好说明。尊敬人的基本权利和让“坏人”变好人的社会,是文明可敬的社会。瑞典司法的小小粗麻面罩,为可能是“坏人”的人们安心地回到正常生活秩序里,提供了人性理解和仁爱温情的面纱。

同时,蓝后门监狱的不复存在,换之以现代,舒适,漂亮且独具一格的便利饭店,何尝又不是一个瑞典人文进步的美好证据呢?

为什么一九三五年后,就不再使用面罩了,而蓝后门监狱也变成了多越来越多的旅行者们喜爱的住所呢?我想,“启蒙运动”在欧洲告算告一段落了。这一段落,历经了漫长的三百多年,艰难地翻过了它愚昧和极度残忍的数不清的书页。但是,这并不是说,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无事可做。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和监狱,依然充斥着暴力和武力,残酷,极刑及死刑。。。

瑞典并没有停止在这方面的努力。由瑞典倡导,联合国建立了欧洲犯罪预防联盟。联盟意在,在联合国范围内,在如何预防犯罪方面做出贡献和发展,并支持当地和国家范围内的犯罪预防措施。**。

640-69 (图片来自蓝后门便利饭店网站)

图片,数据和事实出处并致谢:

*蓝后门监狱博物馆
*维基百科
**“瑞典司法系统” http://polis.osce.org  (第21页)

*信息核查轶事:

文中讲到:“一五九四年,瑞典王约翰三世对一个犯了杀人罪的十六岁男孩宣布了惩处决定。。。”, 此信息来源于蓝后门监狱博物馆。我查了维基百科关于约翰三世的网页,读到:约翰三世一五九二年就去世了。一般来讲,维基百科错误的机会不大,于是,我六月五日给蓝后门监狱便利饭店发去邮件,希望和博物馆核实误差。

和大家分享来往邮件(这封没有翻译,大家已经了解意思了):

Hello, Sir/Dame:

I visited Stockholm and stayed one night at your Hostel last year. We like your hostel so much that we will surely go back one day.

I visited the Prison Museum and I was greatly and surprisingly impressed by a photo of two suspects who had cloth masks on their heads to hide their identity in case they couldn’t be found guilty.

I am writing an article called: “The Suspects In Cloth Masks”. It’s about your Hostel, the prison the Hostel once was, and the great improvement and achievement in human rights in Swedish penological history.

I took some photos of the texts in the Prison Museum. In one of them, it says that: “ In 1594 Johan III pronounced sentence on a 16 years old who had committed manslaughter. etc. etc. “

I checked on Johan III on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III_of_Sweden  and read that Johan died in 1592.

I have to hold on my writing until I straight up this information.

Would you please be so kind as to ask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Museum to get in contact with me so that I can finish my article?

My article will be re-written in English. If you and the Museum would like my article, I will be glad to provide you with a copy.

Thanks a lot and I await your kind help.

Have a nice weekend!
Christie Hai Bo Wang

六七日为周末,我耐心等候可能来自斯德哥尔摩的回复邮件。

今早上起床后,看到有新件两封!第一封是蓝后门饭店发来的,第二封来自:[email protected].com 为了确保我收到,他们同时以两个邮件地址,给我发了两此。这是回信:

Dear Christie.

Thanks for your report from Långholmen. And thank you for being very observant.
(谢谢你关于蓝后门的文章。并谢谢你如此细心)

Regarding the date you are so right about it. There has been a misprint and the year for the grim punishment was 1584.
(关于日期,你非常正确。那次严酷的惩罚是发生在一五八四年,印错了)

The date is taken from the book:(日期出自此书):

Att dömas till döden,  Tortyr, Kroppsstraff och avrättningar genom åren.by the author Jonny Abrius. (Free translation)To face the death penalty , torture, corporal punishment, executions during the years.by the author Jonny Abrius
(面对死刑,折磨,肢体残害,历年判决执行之案例,作者:乔尼。阿比优斯)

Good luck with you report.

All the best
Ola Nyman

邮件进来的时间是这里早上5:17,斯德哥尔摩中午12:17。

我简短的感谢信已发出:

Good evening, Ola Nyman(Sir/Dame? 🙂
(傍晚好,噢拉。尼曼: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prompt reply which I was not expecting arriving so fast at 5:17 this morning!

(非常感谢你快捷的回信,没有想到这么快,今早的五点十七分就收到了你的邮件。)

I understand very well the meaning of you sending it twice. In this case, redundancy is such a lovely noble behaviour! Nothing makes me happier than people who respond AND within the shortest delay!
(我明白你发两次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重复是一种很可爱并高贵的行为!没有什么比负责的人更能使我快乐,特别是处理事务如此地快捷。)

Have a nice evening!

Christie Hai Bo Wang

▷王海波女士简介

IMG_5189

 

九林教育专家
网络专栏&专题作家
定居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15年

主题:移民和中西文化
写作语言:中英法

2014年前任:

加拿大魁北克省基金代理人
魁北克省金融市场权威机构成员
加拿大房地产/抵押贷款经纪人
魁北克地产中介自律组织OACIQ成员
加拿大抵押贷款及住房协会CMHC会员
加拿大业主协会CORPIQ成员

2012-2013 任:

意大利“亚洲观察”金融杂志特约撰稿人(面对全世界 -英文)
中国财新媒体付格礼博客特约撰稿人(面对中国 -中文)

2003年前任:

意大利Impregilo,法国Dumez公司,
德国Hochtief,Hoffmann,Voith和Siemens公司,
加拿大GE Hydro公司任翻译及合同部下属价格调整办公室主管
德国Noell GmbH 及加拿大通用水电公司在昆明代理
云南华龙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ISO认证代理/上述欧洲/加拿大公司部分事务代办/承包)

1992年前任:

云南大学及云南师范大学讲师

王海波女士主修英美语言文学,并在师大完成研究生课程。这使得她能快速学得法语,并高效深入地融入到当地社会。她不仅在金融方面,以全心全意的职业态度和多元专业的职业技能为华人社区服务。同时,作为中国人的她,能体会和认可融入新的多元文化社会的艰难。她在她的博客上,用中文,英文和法文写下自己职业和生活随感,诗歌和短中篇小说。她的笔下有中国移民,英裔,法裔和其他民族;有中国,加拿大,美国,有特殊省份魁北克。

她被意大利和美国籍阿尔贝托•傅格礼先生聘为他旗下多位不同国籍的作者之一,有幸和意大利前总理罗曼诺。布罗迪(Romano.Prodi)为傅先生在中国财新网中文博客和英文“亚洲观察”上发表文章及小说。其中中文版:“中国的抗生素瘾” 、“消费型经济,为什么?”,打破点击和推荐纪录, 后篇并一直保持纪录。她了解并懂得移民的艰辛和必须经历的考验,以巨大的同情心和积极乐观的态度,以她作品中的能量和鼓励的言语,独特感受和见解,真诚地希望能够更好地帮助更多的中国移民,为中国继续提供宝贵的海外生活资讯。

发表评论

  • (will not be published)

XHTML: 你可以使用这些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